当前位置:千千音乐排行 > 荣誉是新的起跑线

荣誉是新的起跑线

  荣誉是新的起跑线  荣誉是一种标志,也是一面镜子。如何对待荣誉,反映着一个人的见识和境界、精神和作风。

  荣誉是新的起跑线

  荣誉是一种标志,也是一面镜子。如何对待荣誉,反映着一个人的见识和境界、精神和作风。

  打赢是军人最高的荣誉,战功是军人最美的光环。“没有荣誉心的军人,是打不了胜仗的。”荣誉代表着过去,影响着未来。只有把荣誉视为奋进的动力,荣誉才能产生持久奋进的力量。

  在年终总结中,很多战友得到表彰,取得荣誉。如何看待荣誉?近日,面对刚刚取得的新成绩,解放军总医院第二医学中心领导借本单位被中央军委授予“模范医疗保健集体”荣誉称号13周年之机教育大家:“荣誉是鞭策,是新起跑线,千万别让荣誉绊住腿脚。”

  闻此,笔者想起钱学森和王泽山对待荣誉的故事。

  钱学森被毛泽东称为“火箭王”,人民给他的荣誉,既多又高。对自己的荣誉,钱学森曾动情地说:“我作为一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,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。如果人民最后对我的一生所做的工作表示满意的话,那才是最高的奖赏”。

  王泽山被誉为“火药王”,是迄今为止唯一三次问鼎国家科技奖一等奖的“三冠王”。每次取得荣誉时,王泽山都有点“怕”,“我怕我被荣誉弄晕乎了,工作不努力了”。为此,王泽山院士不敢功成身退,84岁还跟年轻科研工作者一起,奋战在火药研究一线。

  荣誉,是对人们行为的一种褒奖和肯定,体现着才能和本领,象征着成绩和功劳。荣誉能使人们在心理上产生满足感,在精神上激发崇高感。荣誉非常宝贵,值得人们追求。明代思想家顾炎武说:“人生富贵驹过隙,惟有荣名寿金石。”古罗马也有这样的警句:“荣誉是人生的第二遗产”。

  荣誉是一种标志,也是一面镜子。如何对待荣誉,反映着一个人的见识和境界、精神和作风。

  1859年,达尔文的巨著《物种起源》出版之后,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纷纷发给他奖章,表彰其光辉的功绩。对纷至沓来的勋章荣誉,达尔文在给表弟福克斯的一封信中写道:“为各门科学和全世界开放的柯普雷奖章被认为是一种巨大的荣誉,但除了几封亲切的信以外,这样的事在我看来是无关紧要的”。

  跟达尔文面对荣誉的淡定不同,我国许多老红军在面对荣誉时,更多想到的是那些因为牺牲而没有获得荣誉的战友。比如张富清老人,当记者问他为何要隐藏功名时,95岁的张富清眼睛湿润:“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士,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。一个排、一个连的战士,都倒下了。他们对党忠诚,为人民牺牲。和牺牲的战友相比,我有什么资格张扬呢?”

  “没有荣誉心的军人,是打不了胜仗的。”克劳塞维茨说:“在一切高尚的感情中,荣誉心是人的最高尚的感情之一,是战争中使军队获得灵魂的真正的生命力。”荣誉对军队的激励作用,拿破仑这样说,“只要有足够的勋章,我就能征服世界。”

  抗美援朝战争中,志愿军共牺牲了11位师以上高级将领。其中,116师参谋长薛剑强是最年轻的一位,牺牲时年仅29岁。把军人荣誉看得比命还重的薛剑强在日记里曾这样写道:“谁都不愿死,谁都希望活,然而荣誉却有时推翻了这个规律,荣誉使人勇于和死神接近。”在我军历史上,千千万万的革命军人都像薛剑强一样崇尚荣誉,都把打赢看作是军人最高的荣誉,把战功看作是军人最美的光环。

  荣誉代表着过去,影响着未来。只有把荣誉视为奋进的动力,荣誉才能产生持久奋进的力量。如果抱着荣誉不放,则会成为压垮人的包袱。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:“一个人只有不因为自己的功劳和职位而骄傲,不用来作为‘特殊化’的资本,反而更加谦虚和谨慎,更加提高自己的以身作则的责任心,他的功劳和职位,才是值得尊敬的。否则,他的骄傲和放肆,必然会把自己淹死。”

  对取得荣誉的人,陈毅元帅曾这样提醒,“虽有功,岂无过失应惭怍。”功劳更多是“公劳”,荣誉只属于过去。多一些“惭怍”之心,常存感恩之心、常怀进取之志,不为荣誉所惑、不为浮言所扰,就会在成绩面前不失奋斗之志,在赞扬声中保持清醒头脑,从而在军旅人生再立新功。

  汤 如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